和訊財經端 註冊

創業黑馬掌門牛文文:我單方面宣布和吳曉波的對賭我贏了

2017-08-12 08:57:29 21世紀經濟報道 

  本報記者 李潔雪 深圳報道

  編者按

  流動性與價格,無疑是一家企業跨入資本市場大門,最為關鍵的詞匯。在IPO這個與企業家“身價”息息相關的時刻,我們應該如何理解資本市場在產業“蝶變”中起到的作用?

  南方財經全媒體集團發起並主辦“21世紀國際財經峰會2017年會”活動即將在深圳舉辦,其中一個主要的課題就是,研究上市公司價值發現層面的問題。屆時學界、監管機關、金融機構和上市公司的相關負責人,將給出市場的最新的答案。本期《A股樣本觀察》選擇新股的大數據研究,以及典型新近出爐的明星股創業黑馬,作為兩個研究維度,對相關話題進行預熱,以饗讀者。 (李新江)

  牛文文的夢想終於照進了現實。

  8月10日,脫胎於一本雜誌的創業黑馬(300688.SZ)在深交所上市,開盤半小時就因頂格大漲44%,遇短暫臨時停牌。堅持了9年的前媒體人牛文文因此迎來了身家的暴漲。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查詢創業黑馬此前發布的招股書顯示,牛文文直接或間接持股達到40.37%,按11日的收盤價計算,牛文文所持股份市值超過4.6億元,相比當年66.34萬元的投入,財富暴漲超過700倍。

  當然,這只是一個新的起點。

  對於身上帶有強烈媒體烙印的牛文文而言,他的創業之路確實備受矚目。

  和媒體人的另一半做抗爭

  采訪當天,牛文文比約定的時間來得稍晚。

  在見記者之前,他剛剛在深交所參加完上市敲鐘培訓。隨後又在采訪的酒店大堂,他遇到了前來參加創業黑馬上市私人晚宴的分眾傳媒創始人江南春,兩人交流了一番牛文文才最終出現在采訪室。

  忙碌是牛文文這幾天的常態,但他看起來並不疲憊。采訪開始時,牛文文有些興奮卻又拘謹地表示,“我現在是一個很忐忑的狀態,擔心說錯話”,這與他平日裏在各個場合暢所欲言的狀態有些差距,這或許正是上市對他帶來的第一直接影響。

  不過,被問及創業這些年來的心路歷程時,這位前傳媒人很快本性暴露,話匣子一下打開。從最初創辦《創業家》雜誌到最終的創業黑馬,牛文文詳細地向記者闡述了其從傳統紙媒人向互聯網創業者轉變的每一個細節。

  牛文文表示,從2008年至今,公司的發展經歷了三個階段:星探階段、服務階段和平臺階段,每個階段都遭遇了不同的挑戰,尤其在最初的兩個階段確實是有過非常困難的時期。總結起來這9年是三年探索、三年深耕、三年發展。

  在星探階段,牛文文坦言最難的就是找到用戶。他表示,“2008年到2011年我們全力在做媒體,這個階段我們的口號是’以阿裏巴巴的樣子尋找下一批阿裏巴巴’,但最困難的事情就是找到創業者,因為小企業、小人物是分散、弱小、不出名的。對我們來說轉身也很難,你本來跟一群大人物在一起,現在要跟一群小人物在一起,你得放下身段,以創業者的心態去找他們。但發現未來是一切生意的開始,找到用戶就找到了自己,所以雖然困難,那時我們還是很單純很快樂,當時非常爽的地方是很多大基金都拿我們的雜誌去找投資標的。”

  不過,牛文文很快發現,即使雜誌做得不錯,但賺不了錢。“我做《創業家》的初衷就是想做中國的福布斯,但最終發現價值來源還是只能靠廣告模式,而當時廣告商已經不太關註紙媒了,所以到2010年、2011年我真正意識到紙媒的時代過去了。當廣告模式無法閉環而你的用戶人群又很大時,你肯定要做出改變。所以2011年到2013年,我們沈下去測試了很多產品,黑馬營、黑馬賽、黑馬會這些奠定我們公司上市的產品,基本都是在這三年探索出來的,可以說我們是創業大賽在中國最早的打樣者。這個階段最難的點在於,記者並不願意去做服務,尤其是新聞理想比較強的,所以那幾年我們都在和媒體習慣做鬥爭,跟自己身為媒體人的另一半特質做鬥爭。最終我們確立了服務用戶這種模式,轉型成了一個服務公司。”

  隨後的發展就變得順暢多了,創業黑馬迎來了快速發展階段。牛文文表示,2014年到2016年是公司平臺化發展的三年。“這個階段對我們來說是如何把業務規模化、平臺化,營收的突破是一個重要指標,證明我們的產品和服務是可規模化驗證的,這個階段我們的焦慮不多了,我們的員工文化很快就配套上來了。”

  拒絕口頭情懷派

  事實上,在整個采訪過程中,牛文文情緒最激動處並不是談及自身公司,而是對於當前創業生態某些問題的擔憂。他認為,國內目前創業形勢下,創業價值觀和創業文化的矯正非常重要。

  牛文文對某些創業者的狀態直言不諱,“你的夢想有多大要和能力適配,你說你多少個生態都能同時做好,假如夢想不破你永遠可以做,問題是總要還的吧,你要想著你融了多少錢要如何回饋投資人,你從來不想著回饋,而是拆東墻補西墻,這個東西我們過去叫龐氏,你透支了整個社會的信任。”

  在牛文文看來,中國有特殊的創業土壤,並不適合效仿矽谷的創業方式。“過去受矽谷價值觀影響,很多創業者就想著燒錢,上來口氣都很大,ABCD輪融到最後上不上市無所謂,投資人認輸。這種對賭文化或者風口文化,是一種博概率的創業文化,它適合成熟商業社會的少數不安分的人。而中國有幾百萬人創業,如果按矽谷的創業失敗率乘一下,那將是‘災難’。”

  牛文文認為,中國是產業創業國家,創業者應該從身邊資源出發,在細分領域找到自己的立足點。“我們在五年前就提倡重度垂直價值觀,我們黑馬一直強調千萬別以為你的夢想能大於錢,千萬別認為別人都會用錢來成就你的夢想。之前一些90後小孩上來就說你要給錢,公司失敗了還罵投資人,你應該為我的夢想買單啊,我夢想失敗了我還是英雄我再來,憑什麽?我們早年特別批評了這些口頭情懷派,一開始就認為這種創業者有問題,現在大家也看明白了。”牛文文舉例指出。

  “如果中國想要創業這種文化還能持久,讓社會大眾對創業者還有尊敬,首先創業者必須要腳踏實地,不能讓社會為我們的失敗買單。一個創業者最重要的是要先想清楚你的責任和能力能承受多大的夢想,做好融資能力和賺錢能力的平衡。活著是創業的第一本質,並不是每個人的夢想都需要好多錢的,確定性的燒錢創業是最毀滅人的,這對中國的創業者特別重要。”

  不過,在牛文文看來,中國很多創業者還是在腳踏實地地做事,一步步慢慢活下來。

  對賭吳曉波

  事實上,9年前牛文文曾和吳曉波打下一個賭,賭局是要再出一撥馬雲丁磊李彥宏馬化騰,大概還要等多久?牛文文認為是5年。這個賭局到現在已經過去8年,從明面上來說目前中國並沒有再出現BAT這樣的大企業,但牛文文認為自己並沒有輸。

  牛文文表示,“騰訊那麽大但360起來了,阿裏那麽大但京東起來了,百度那麽大而今日頭條起來了,創新沒有停止。企業從小到大的速度在大幅度提升,中國的企業家也在大批量成長,所以我認為這個賭我沒有輸。至於說有沒有BAT這樣量級的公司出現,我認為京東就在接近,BAT起碼有一家是會被翻過來的,或者不止一家。從2008年到現在,如果我們以9年的時間來看,中國的商業這9年來是極大豐富的,整個東南亞圈,購物、社交、支付全部被中國籠罩。”

  不過,牛文文也提到,巨頭的地位更強大了。“因為巨頭的應變能力實在太強了,打不過就收購,這是之前沒有的現象,對於我和吳曉波的賭註,我單方面宣布我贏了。”

  事實上,牛文文對創業者付諸這麽多熱情,正是在於他的創業黑馬走到這一天,背後最大的支持者正是這批創業者。

  而走到上市這一步後,創業者未來能給創業黑馬繼續帶來多大支持,將是所有人都會緊盯的焦點。

  對於上市後的規劃,8月11日晚,在黑馬9周年感恩家宴上,牛文文公布了2017年的新平臺戰略,將在全國開展“黑馬百城計劃”,復制9年來被驗證過黑馬生態,助力地方城市雙創升級。

  這個“黑馬百城計劃”是否真正能順利復制到全國100個城市,是牛文文下一步的考驗。

(責任編輯:陶海玲 HF003)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創業黑馬掌門牛文文:我單方面宣布和吳曉波的對賭我贏了》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