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訊財經端 註冊

共享經濟項目:從蔚然成風到倒閉潮

2017-12-27 00:35:00 法治周末 

  資料圖。

  編者按:

  2017年,互聯網領域可謂精彩紛呈、熱鬧非凡:在這一年,人工智能軍團你方唱罷我登場,在與人類的一場場對弈中無情“碾壓”人類智商;這一年,共享經濟一度蔚然成風,然好景不長,除了幾家獨角獸脫穎而出,更多的則上了死亡名單;這一年,隨著更為明確、細致的監管政策落地,整個網貸行業步入了整改深水區;這一年,直播業強者頻獲融資,弱者出局,演繹了一幅冰火兩重天的圖景:這一年,借助互聯網的新型騙局也不斷變異出新,覬覦著人們的錢包……回望過去,才能更好地看清未來。互聯網專刊部特別選取了共享經濟、直播、互聯網金融、購物全返四大細分領域,推出四個版面的年度盤點報道,從中不僅可以一覽行業風雲變幻,也可以窺見互聯網新興模式與現行法律之間的磨合與衝突。

  很多共享經濟項目只是披著“共享經濟”的外衣,實現宣傳和融資的目的,除了噱頭幾乎無其他價值,最終就會因缺乏足夠多的用戶群體,無疾而終

  共享單車進入清洗後的下半場

  短距離出行有共享單車、出門手機沒電有共享充電寶、想要運動小區裏就有共享健身倉、想唱歌還有商場的共享KTV……層出不窮的“共享們”,已經滲透到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

  回顧2017年,共享經濟曾引起資本界的狂歡,追風者們前赴後繼,蜂擁而至;然而,從下半年開始,共享經濟就進入了“寒冬”。一邊是冷靜下來的資本方,一邊是被追風者擾亂的市場,隨著資本和政策的收緊,“倒閉潮”蔓延到各個共享領域,押金難退隨之成為行業通病。

  隨著監管層、資本方、創業者、公眾等各方主體,對共享經濟認知的加深,市場正在回歸理性,共享經濟已進入下半場。

  共享經濟現“倒閉潮”

  2017年,最熱的創業風口應該當屬“共享經濟”。IT互聯網行業商業信息服務提供商IT桔子發布的季度報告顯示,僅2017年第二季度共享經濟領域投資就達58起,融資481.63億元,約占整體市場融資的30%。

  但出現問題最多的,可能也是“共享經濟”。在歷經一年多爆發式增長後,諸多共享項目在今年開始猛然“剎車”。據不完全統計,一年來有將近20家投身共享經濟的企業宣告倒閉或終止服務,包括7家共享單車企業、2家共享汽車企業、7家共享充電寶企業、1家共享雨傘企業和1家共享睡眠倉企業等。

  作為共享經濟領域備受關註的共享單車,今年年中,在兩大巨頭摩拜和ofo相繼拿到巨額E輪融資,迅速擴張、大打價格補貼戰時,共享單車的戰事也進一步收緊。6月13日,悟空單車打響共享單車倒閉第一槍;8月,町町單車宣布倒閉;9月,酷騎單車位於沈陽、合肥等多地的分公司陸續被曝“人去樓空”;11月,位於第二陣營的兩位主力小鳴單車和小藍單車也相繼離場,使得用戶押金安全問題日益凸顯……

  另一個同樣受到資本青睞的共享領域——共享充電寶,在今年上半年發生了19起投資事件,投資總額超10億元人民幣;然而,進入下半年後,不少企業遭遇了“斷電”危機:10月11日,共享充電寶公司“樂電”宣布停止運營,成為行業內第一家正式宣布倒閉的共享充電寶公司,存活時間僅為7個月;11月,僅入局兩個月的美團點評,也宣布停運共享充電寶項目;除此之外,媒體報道,已經出局或已處在項目清算階段的還有河馬充電、小寶充電、創電等。

  “我們的每一個牛逼都是含著淚吹出來的,那花了巨大的成本和心血,也讓我們最終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如果當時在資本市場融到錢,如果用戶和股東還能繼續信任我們,我們完全有可能去創造一個很有吸引力的商業模式。”10月底,共享汽車平臺“EZZY”倒閉後,其創始人付強的一番自述,或許道出了不少黯然離場的創業者心聲。

  “資金弱、運營差,是一些企業率先被市場淘汰的兩個因素。”著名經濟學家宋清輝在接受法治周末記者采訪時表示,由於不少共享企業盈利模式單一,對資本依賴程度過高,一旦融資跟不上,失去資本支持後的高估值“泡沫”很快就會破滅,即出現“倒閉潮”。

  此外,還有不少共享項目,例如共享女友、共享雨傘等,被業界認為有名無實,只是披著“共享經濟”的外衣,實現宣傳和融資的目的,除了噱頭幾乎無其他價值,最終會因缺乏足夠多的用戶群體,無疾而終。“目前,共享經濟正處於"去偽存真"期,共享經濟的本質是對社會閑置資源進行再次調配,從而讓大眾能夠以低廉的價格享用這些資源。”宋清輝認為。

  解決瓶頸還需完善信用體系

  在共享經濟下,汽車、充電寶、衣服等各類共享產品,均涉及押金或預存款。共享單車押金難退的問題,也引發業界對於共享經濟押金收取、使用及監管的思考。

  據芝麻信用提供的數據,此番共享單車企業的“退潮”,粗略統計造成用戶押金損失已經超過10多億元。“共享單車新政中明確規定,押金應該"即租即押、即退即還",立法初衷就是為了防止有朝一日共享單車平臺經營不善,消費者的押金跟著打水漂;然而,頻繁曝光出來的押金難退,恰巧證明共享單車平臺已經用各種方式挪用了本屬於消費者的押金,相關監管並沒有落實到位。”國家信息中心分享經濟工作委員會專家委員朱巍指出。

  以小鳴單車為例,根據媒體報道,今年9月,小鳴單車曾聲稱,用戶的押金是專款專用,委托第三方華夏銀行(600015,股吧)監管。但華夏銀行方面表示,小鳴單車開立的是一般存款賬戶,該行無須履行第三方監管義務。

  朱巍表示,已經曝光出來的單車平臺押金虧空問題,僅是共享經濟整體量級中的一部分,押金和預付款的資金安全是共享經濟發展的關鍵點;共享經濟平臺必須嚴格履行押金和預付款交給第三方銀行監管的法定義務,消費者的資金安全不屬於市場自由行為,政府有關部門應該建立全方位的監控體制,嚴格履行法律賦予的責任。

  中國消費者協會認為,加強對電子商務經營者收取押金、預付費的立法規制,是從制度層面保護廣大消費者的治本之策,因此,呼籲正在加緊制定的電子商務法中明確作出立法規制;對於電子商務經營者收取押金的,建議采取由商業銀行或者支付機構進行“預授權”凍結的方式;對於收取用戶預付資金的,建議按照國家規定提供保證保險、銀行信托、第三人擔保等不可撤銷的擔保。

  記者註意到,目前,ofo單車、摩拜等企業已對上海、杭州等城市嘗試免押金服務。“共享經濟免押金是未來趨勢,但是短期內還難以實現。原因是我國的信用體系還未建立起來,共享企業和消費者之間的信任問題還需要依靠押金解決,信用免押和收取押金並存的局面還會繼續存在。”朱巍指出,共享經濟要想獲得好的發展,必須完善信用體系建設。

  此外,有觀點指出,目前共享經濟諸多細分領域處於發展初期,服務與產品的安全性、用戶數據保護等方面均存在著不足及隱患。朱巍認為,共享經濟未來的發展,還得益於雲計算、物聯網、大數據等技術的不斷成熟,因此應進一步加強技術應用,以技術提升效率、節省資源、改善服務,為人們創造更好的生活。

  酷奇單車用戶張誌的苦惱

  “要不我也去大街上搬一輛單車回家?”面對遲遲拿不回的押金困局,酷騎單車用戶張誌(化名)萌生過這樣的念頭,不過隨即又打消了:“私自占有單車肯定是不對的,更何況現在App都無法掃碼使用了,把"僵屍車"搬回家又有什麽用?”

  今年9月,家住北京的張誌去太原出差,在當地註冊了酷騎單車使用,交了298元押金;回到北京後,因平時經常使用的是摩拜和ofo,便於10月27日在酷騎單車中申請退回押金,不過一直沒有成功退回,至此走上了“押金維權”之路。

  和張誌有一樣遭遇的用戶不在少數。“自11月23日起,中消協不斷收到酷騎單車消費者來信,要求退還押金……截至12月21日,中消協已收到全國各地消費者請求訴訟信2064封。”中國消費者協會於近日發布公告,稱將向公安機關提交刑事舉報書。

  對於此事,酷騎單車方面回應稱絕不推卸應該承擔的責任;此前公布的線下退費點,由於上門人數眾多,影響當地社會秩序,不得已關閉;自11月20日開始,酷騎單車開通3部退費電話,至12月22日累計已經幫助用戶退費1.3萬多筆。

  “酷騎單車公司公布的這3部電話,我天天打就沒打通過,一會提示"用戶正忙"、一會提示"正在通話中",退的這1.3萬多筆估計有不少是黃牛黨所為。”張誌的懷疑不是毫無依據。

  11月初,《華商報》報道,網上有人收取120元代辦退酷騎單車的押金,不少人都成功退款,彼時就有用戶懷疑是酷騎公司員工斂財,或者是公司為少退押金所為。

  法治周末記者多次撥打上述3部電話以及酷騎單車客服電話,未有人接聽。黃牛黨到底是何身份、如何做到成功退款,尚不得知。但在押金難退的困局下,的確滋生出了這種有償代辦,甚至借機騙取用戶手續費的亂象。

  張誌稱在多個酷騎單車維權群中,充斥著不少黃牛黨,聲稱只要提交姓名、手機號、訂單截圖就能替用戶辦理退款;不同的黃牛收取價格不一,有的只要5元,有的則收費上百元,魚龍混雜真假難辨。

  法治周末記者加入一個名為“酷騎單車押金”的QQ群,的確如張誌所言,群主聲稱收取185元可以辦理押金退還業務,為了顯示自己的能力,這位群主每天會在群裏發布已經成功辦理退款的交易記錄截圖,也有一些自稱是酷騎單車用戶的人回復確實收到了退款。

  不過,張誌依然處於觀望狀態:一來因為代辦手續費不菲;二來擔心是騙子自導自演的騙局,此前其身邊的朋友就遇到過類似的陷阱,聲稱可以代辦退押金,但在用戶付完手續費後,就被拉黑了。

  其實,由於此前共享單車行業的押金監管問題一直沒能得到徹底落實,使得一些個別企業出現經營困境後,用戶的押金退還之路就變得異常艱難,黃牛黨也就應運而生,目前不僅酷騎單車存在黃牛黨代辦退費,據媒體報道,小藍單車亦是如此。“能投訴的渠道都投訴了,為了幾百塊錢的押金再去起訴,維權成本也太高了,現在能做的只有繼續等待吧。”張誌說。

  前途越被看好

  越要珍惜羽毛

  聖誕節前夕,朋友圈中一片祥和的節日氛圍。而共享單車押金維權群裏,依然還有“受害者”在惦記那未退回的押金,互相打探最新消息。

  “希望媒體多關註一下退押金事件。”一位采訪對象對法治周末記者再三強調說,“雖然這幾百元不算多,但是這麽多用戶的錢匯集到一塊,就是一筆巨款,最後企業運營不下去,不能讓無辜的消費者來買單吧?”

  每個人都是消費者,作為共享單車用戶的記者,也非常理解維權者的感受。11月30日,摩拜、ofo被曝挪用60億元押金用於填補缺口,消息一出,身邊不少朋友都連忙打開這兩家App申請退回押金。盡管摩拜和ofo紛紛緊急作出澄清,但想必這場誤會也讓平臺流失了不少用戶。

  可以看到的是,押金兌付難題的蔓延,已讓共享單車用戶成為驚弓之鳥,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會讓用戶擔心押金不保。資金有被挪用的風險,消費者沒有知情權,不安全與不透明是目前存在的兩大問題,押金信任危機仍然待解。

  經歷野蠻生長之後,共享經濟上半場止於“押金之殤”,不禁讓人反思,當下的社會發展、企業誠信、公眾素質,是否已經能夠匹配這個新的經濟形式的發展。

  當然,在共享經濟的大背景下資源共享給社會形成了巨大改善,未來共享經濟仍然需要得到支持。但是共享經濟發展的腳步不妨走慢一點,以避免出現“膨脹”或跑偏的情況。正所謂,前途越是被看好,越需要珍惜羽毛。

  記者認為,任何行業的發展,都應以消費者權益是否得到有效保障、消費者福祉是否得到有效提升,來作為出發點和歸宿。

  責任編輯:王碩

(責任編輯:趙然 HZ002)
看全文
和訊網今天刊登了《共享經濟項目:從蔚然成風到倒閉潮》一文,關於此事的更多報道,請在和訊財經客戶端上閱讀。
寫評論已有條評論跟帖用戶自律公約
提 交還可輸入500

最新評論

查看剩下100條評論

熱門新聞排行榜

和訊熱銷金融證券產品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與和訊網無關。和訊網站對文中陳述、觀點判斷保持中立,不對所包含內容的準確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證。請讀者僅作參考,並請自行承擔全部責任。